女“萨满”珊蔻:不止尖叫,不止喉歌

2019/5/15 9:08:14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去年九月的战马音乐节上,珊蔻与乐队(Sainkho Kosmos)登场。一看就是一支种族、国籍混杂的乐队。包括一位管乐手,乐器有黑管、萨克斯,以及一支类似箫的吹管乐器;一位鼓手,除了打鼓还有各种小玩意儿,用易拉罐、空矿泉水瓶、竹板等发出各种声响;一位日本中老年乐手模样的吉他手;一位人琴合一的矮胖低音贝司手。

这种“多国部队”一般有趣,因为他们往往靠音乐交流胜过语言和日常。后来知道乐队的来源。珊蔻最早在1991年的一场德国音乐会上认识奈德·罗森博格(Ned Rothenberg),二人在1990年代合作音乐会超过百场,奈德亦是珊蔻《Stepmother City》等著名唱片的制作人。

奈德有个交情更老的朋友叫萨姆·班奈特(Samm Bennett),他在1990年代后期搬去日本定居。正好奈德也在日本学习尺八,他们便和活跃于即兴现场的吉他手内桥和久(Kazu Uchihashi)组了一支三人乐队RUB。珊蔻也爱往日本跑,频频在那里演出,和乐队三人组相熟。几年后内桥和久搬去维也纳,与珊蔻同在一座城市。

当珊蔻希望奈德帮助她凑一支能去中国演出的乐队时,有东亚文化背景的萨姆·班奈特和内桥和久立即成为最佳人选。加上珊蔻自己认识的美国低音大提琴家彼得·舍尔(Peter Scherr),凑够一支乐队。舍尔长期定居香港,也是很好的制作人。

去年这班人马演完上海和北京场后没有各自回家,而是去了日本。在那里他们仅花了一天时间就录完一张新专辑,名字叫《亘古回响》(Echo of The Ancestor)。

新专辑《亘古回响》

珊蔻流着游牧民族的血。在移动过程中不断结识新的人,发出新的声音,这很符合她的天性。迄今,珊蔻个人及参与的专辑已超过五十张。

最早进入欧洲音乐场景时,珊蔻引人注目的是她女性喉歌者的身份。她出生于图瓦一个小村庄,从小由祖母教会喉歌。但在图瓦,喉歌是女性的禁忌。女性唱喉歌被认为会影响生育。禁忌在最近十余年才被打破。但如果了解得更多,会发现在萨满教长期盛行的图瓦,女萨满亦会使用泛音唱法通灵。

萨满的泛音唱法(overtone singing/overtone chanting)亦即喉音唱法,也分为呼麦、卡基拉和西奇三种,加上各种呼应动物和自然界声音的发声方式,与应当时情境而发绝对不会重复的音乐、唱词、念白、呓语一起形成萨满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

在信仰萨满教的图瓦,萨满被认为是人与神灵之间的使者。萨满的世界里,声音是连接不同世界间的桥梁。萨满鼓被认为是其中最有力量的介质。

图瓦人相信万物有灵。万物皆有自己的声音,人们通过音乐与这些声音沟通,继而与有灵的世界通话。

珊蔻在舞台上的样子,很像一位女萨满。的确她早年在图瓦首府克孜勒学习萨满教,后赴莫斯科加入前卫音乐的圈子。她吸引人的与其说是罕见的女性喉歌,莫若说是音乐中变幻多端的形象。

舞台上,珊蔻旁若无人,一人做大戏。从她喉中发出的颤音和泛音渐渐扭曲了整个空间的线条。不同的人格,或者说生灵通过她的声音进入这个空间,念、唱、嗔、痴、喘息、低吼、狞笑、尖叫、呻吟、轻语,轮番登场。

珊蔻不年轻了,但她的声音常令人一时错觉以为是少女。不是甜美的少女,是声音沙沙,犹透着松快和好奇的少女。

她在台上的状态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完全沉浸,而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摆弄麦克风电线,整理长长的头纱,把矿泉水放在不同的角落,不断地感受和调整环境后,才渐渐安定下来。

珊蔻

珊蔻的声音有多么多变,环境中看得见看不见的东西都会影响到她。一个段落里,她可以从极低沉的吼音一路飞翔到灿烂壮丽的高音。有时人声和管乐并肩而立,几无差别,有时弹性与口弦不相上下。压一下喉咙便成一条亮鞭,抽出比乐器坚韧的弦更亮烈的声音。

关于这个特质,听一下新专辑里的《Friend I Met》。她精密操控声音的技巧已经炉火纯青。

珊蔻历来与众多音乐人合作过。上一张《Like A Bird or Spirit, Not a Face》是她与西非音乐家、Tinariwen的贝斯手Eyadou Ag Leche与鼓手Said Ag Ayad的合作。同为游牧民族,三个人一贝司一鼓一吉他(珊蔻自己弹的),效果很梦幻。他们非常不贪心,一个主题一首歌,反而四处漾出一簇簇橙黄的火焰。

而这一张自由爵士的氛围更浓。珊蔻的几乎每首歌里都有剧烈的情绪变化,如同真正的萨满,一旦通灵必定身不由己。以人身为器皿接受身边哪怕最微小的讯息,将之放大,充满整个空间。

爵士包裹她的多变与敏感,她的“梦之队”队友能对她的情绪迅速做出反应。《Turn and Tumble, Roll and Rumble》是珊蔻与队友的合唱,一次美国民歌与图瓦旋律的共舞,国别民族的藩篱完全不存在。珊蔻用质密有力的声音对话马背上的西部牛仔,都是浪人。

曼妙开场的《Summer Oration》荡漾在金属光泽的音色上,像文明社会里的人,大家保持礼貌而舒服的距离,有呼应,不打扰。

《Overtones From the Past》以珊蔻凌空而降的颤音拉开序幕,管乐紧跟而上,贝司和鼓远远地呼应。不同的声音都在唱同一支歌,但彼此自由变换位置,随时跃至对方的音域跳舞。中间一段男声呓语在去年的现场已令人印象深刻,予人极强的画面感。仿佛一位男祭司在台中央乱舞,把灵魂献给残忍的神祗。

看歌名,过去的影子无处不在——《Friend I Met》《Overtones From the Past》《Ancestors Meditation》《The Echo of Old Fairytales》……旅人怀乡,但没有旧世界的陈腐气。

安静的歌里,像《The Echo of Old Fairytales》,他们有意把声音编织得四面透风。游牧民族的歌里多这样的声场,因其生活的环境空阔。太空阔了,必须让风来提醒自己在天地间的位置。器乐们各自在窄窄一段音域里发出有限的几个音,默随珊蔻叹息般的声音走完这条甬道。

《Ancestors Meditation》更进一步,吹奏乐退化成如同风声和口哨声,合成器用持续的单一氛围声笼罩。歌的最后,珊蔻用唇舌轻轻碰击口腔墙壁,深深吸一口气,迅速吐出,身后余音袅袅。

5月24日开始,珊蔻与乐队的中国五城巡演将从北京开始,经重庆、西安、深圳再次来到上海。

标签: 萨满 不止 尖叫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并不是说很多人都无法原谅,只不过只我独自耿耿于怀。二、最暖心的感觉莫过于我随随便便说的话,有人认真的把它听了,而且还做了。三、我们生活中的许多能量都耗在怨恨无法改变的过去,但怨恨能改变什么呢?最重要的事,要有觉知,必须重新给自己好的选择。四、如果有个人能让你忘掉过去,那么这个人就是你的未来。五、...

  • 今天一哥们叫我去他家玩,玩着玩着就想上厕所,一开卫生间门猛得发现有一女的正在换衣服,然后就听见他妹妹的一声尖叫。紧接着那哥们把我拉到客厅,点了根烟,极其严肃的说:“你看,事情都发生了,我不怪你,但你必须对我妹妹负责,她以后就嫁给你了!”我看了一眼躲在他身后假装哭泣的160斤左右的妹妹.........

  • 《杀生》是华语最最被低估的影片,它不止是让你震撼这么简单在没评论电影前,说说我自己。我家之前在农村的,父母亲都工作忙,就把送爷爷家,爷爷在集上买了一头小牛犊,成了我的最爱,每天放学我都和爷爷去放小牛,不到二年,小牛长成大牛了,帮爷爷耕地。那天我要回城念书时候,小牛哞哞地用头蹭着我叫,那一刻我的心都碎...

  • 2019年世乒赛,国乒最让人失望之人,无疑就是樊振东了,作为国乒男单世界第一,樊振东早早出局。如今,刘国梁也谈到了樊振东的表现,直言他确实应该痛定思痛了,必须要疼在骨子里了,不要再去被捧杀,或者自己把自己摆得高。球迷们观看本次世乒赛,或许对比赛中间的广告印象深刻,而代言人就是樊振东。不过,当樊振东在...

  • 股市里要想赢得最大收益,把握股票的卖点至关重要。1、买对了股,不会把握卖点,不但守不住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甚至跌后为此赌一口气,心想:我盈利时都没卖,现在平了或亏了,我就是不卖,结果本来盈利的,变为亏损;2、买错了股,买了就跌,如果你在买入前没有设立止损点,那么有被严重套牢的可能,本来做短线的不知不...

  • “所有的物品全部卖掉,只保留最基本的必需品,越简单越好。”如果你曾有过这种幻想,那么极简主义对你来说应该并不陌生。「从高管到极简生活发起人」JoshuaFieldsMillburn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皮奥里亚。曾经,他掌管150家店铺,拿着7位数薪水,有一个美丽妻子。20多岁就买了豪宅名车。听着是不是...

  • 在G2之役打响之前,几乎所有的风向都是对开拓者不利的。他们上次在丹佛赢球,还要追溯到16年,那时候坎特还身披雷霆战袍;他们在G1的较量中,吃到了一场彻头彻尾的败仗。虽然双方的分差看起来并不大,可比赛内容却让人忍不住心生忧虑。开拓者在努尔基奇赛季报销之后,内线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土耳其中锋坎特虽然可以在...

  • 喵姐今天想来聊聊春夏流行色不久前珊瑚橘C位出道啦这个颜色确实够高调但它是黄黑皮后妈啊!买几个小首饰还好裙子和上衣可太难hold住了我身边很多小伙伴都不敢轻易尝试不过最近又有一个流行色火啦没错,就是黄色在今年的秀场T台上就能找到很多极具高级感的黄色单品鲜明的色彩+利落的剪裁让设计里有了点率性而为的意思...

  • 大河网讯(记者陶陶然刘杨/文贺志泉/剪辑)“根深蒂固的饮食喜好,让漂泊的人们有了容身的地方。一次又一次,胡辣汤的滋味,温暖了游子的心。”2018年,《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的热播,让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逍遥镇胡辣汤名声大噪。然而,在逍遥镇,一碗胡辣汤远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今天,就跟着大河网记者,走进胡辣...

  • 上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一场旋风式走访颇受外界关注,24小时里,他连续走访温州与绍兴,除了与当地政府部门座谈,还特地品尝了绍兴黄酒。“走访绍兴”甚至上了热搜。今年早些时候,马云还走访了东阳、义乌等多个城市。照理说,作为浙商总会会长的马云在浙江“走走逛逛”很正常,但作为“大忙人”的他之前最常现身...